在黄昏到来之际,风尘仆仆的他终于踏上了潭州的土地,来到这离开半年有余的地方。他沿着街道走着,看着两旁熟悉的光景。

潭州最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百姓络绎不绝。街道上有家有名的酒楼,以往他常去那里。

他理了理披风,走入那家酒楼,点了几碟小菜,坐下来给自己温了几杯酒。

“你听说没?那广益阁的弟子马上就要再聚集在一起了呢!”一个青衣大汉对一旁一位摇着折扇的公子哥儿说。

他放下酒杯,侧耳听着旁桌的对话。

 

 

“我听说广益阁弟子都是天下英才。”公子哥儿摇扇的手顿了一下,“不知为何这次要聚集在一起?兄台可知晓?”

青衣大汉颇为得意,故作神秘道:“你有所不知,广益阁弟子在外游历之后每年会回阁一次,原阁主大人变设立了一个回访大会,就是游历之后的弟子向未曾游历的弟子传授经验,至今已有十个年头了。”说罢大灌一口酒,又给自己倒上一碗。“听说啊,这次邓先生和江少侠也会来。”

“你你你你说的是邓先生和江少侠?!”公子哥儿收扇往手心一敲大喊出来,引得酒馆内人们纷纷看向他。他略带尴尬挠了挠头,问青衣大汉:“兄台说的可是登上广益阁的文武榜榜首的二位?”

 

 

“正是。此外,据说游离在外的弟子此次绝大多数都会回来。”大汉咕噜咕噜喝完了那碗酒。“他们可是广益阁的骄傲呢,怎么会不会来。”

“那兄台可知大会几时开始?”公子哥儿殷勤地为青衣大汉斟满酒,问道。

“是十三日巳时六刻,有一个什么开幕仪式在那个什么藏书阁那能坐很多人的厅子召开。”青衣大汉用手背抹了抹嘴,“之后那些弟子还会去各分坛讲不同地方游历的见闻……”

 

 

之后那大汉又絮叨了一阵,他便没有再听,喝完了那杯凉了的酒,付了钱理了理披风走出酒楼,往广益阁走去。

潭州的夜已降临,街坊都点起了灯笼。他站定在广益阁前,轻扣了三下门,报过师傅名讳之后进入阁内。

“算是赶上了。”他解下披风搭在手上。十三日的巳时六刻在藏书阁的开幕仪式不会错过了,这几日要好好做准备了。

 

 

2月13日 上午10点10分

图书馆报告厅

第十届校友回访开幕式

恭候各位少侠



来源/回访开幕式团队

编辑/金颖珊

排版/曾钰城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