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香樟下摇曳的暖光/离开你的第146天

听香樟下摇曳的暖光/离开你的第146天


南山南 (Live) – 张磊–:– / 03:54
(*+﹏+*)

那天,

风可能是柔的,也可能是凶的;

天可能是蓝的,也可能是灰的;

班主任的心情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

刚刚的考试成绩可能是理想的,也可能是糟糕的。 

你被上课铃声从课间软绵绵、暖融融

或者硬邦邦、冷冰冰的梦中唤醒。

唤醒你的是久石让的《夏天》,

乐音中夹着嘶嘶的电流声,

你曾经想得起它的曲名。

你把下课时间高高垒在你桌上的试卷传给后座,

借出同桌问你要的2B铅笔,

顺便擦净自己的眼镜。

 

 

你低下头,

桌上平摊的某科新试卷有白的底、黑的字。

白亮刺眼,黑肃如令。

你抬起头,

墙上挂着的高考倒计时有红的底、白的字。

红烈灼人,白寒成霜。

 

200天或50天,15天或3天。

你闻见辣条的香气,麻的辣的,香的咸的。

你吞咽下一口咖啡,浓的淡的,甜的苦的。

你看见前座的脑勺,低头笔记,抬头听讲。

你听见高三的声音,笔头沙沙,卷面窸窣。

你把目标悬在头顶,近的远的,难的易的。

你把未来垒在案头,记在心里,攥在手上。

200天或50天,15天或3天。

 

这是当时你以为永远过不完的三年最后的日子。

窗外附中的香樟被附中的风拨动着摇曳,

附中的光照着你得见或看不见的你所爱的附中人。

附中的你将离开附中的一切。

但你不去想,

你奋笔疾书,写春秋,写万世,写通理……

直到高考英语的下考铃响起。

你站起身子,

周围有人在笑,有人在哭,

有人扎堆,有人独行,

有人奔跑,有人慢行,

有人握住谁的手,

有人扑进谁的怀,

有人亲吻谁的唇。

太阳真好。

你毕业了。

 

今天,

天是似乎是晴的,云似乎是白的,风似乎是柔的;

舍友拉着你尝试的小吃,好像是甜的,又好像是咸的。

你背着书包,把笔记本和教科书从这栋楼搬去那栋楼。

三楼或四楼,五楼或六楼。 

手机在兜里嗡嗡作响,

社团的消息,班级里的消息,

年级的消息,学生会的消息。

你找到前排或后排的座位,

戴上眼镜,巨大的黑板下站着

你时至今日依然不太熟悉的男老师或女老师。

你低下头,桌上平坦的那本教科书有白的底,黑的字。

你抬起头,眼前放映的投影幻灯片有彩的图,大的字。

 

3天或4天,30天或146天。

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了。

你和新朋友说起附中。

你说起附中那三棵架在一起的巨樟。

你说起为了出校做过的刷卡假动作,

小堕里芝麻小店卖的果汁、湾仔鱼蛋卖的饭,

和万老师联合起来绝不放人的周队长。

你说起社团节时乱挂的海报和熙熙攘攘的人,

校庆来过的李维嘉、学弟易烊千玺

和本校独有的艺兴基金会。

你说起附中独有的夏季七彩文化衫,

秋季卫衣,冬款棉袄。

你说起脾气古怪的老师和某位gaygay的高中同学。

你说起你在附中明恋或暗恋过的那个人,

那人多高,有怎样的笑容,

怎样的眼神,嘴里总对你说怎样的话。

你说起你那些窸窸窣窣从樟叶缝隙漏下的金黄色时光,

说起你斜着盖住一半红楼的暖洋洋记忆。

3天或4天,30天或146天。

你离开附中这么久了。

 

这是当时你以为永远到达不了的未来。

但你想念极了过去。

你站在不同的树下吹着不同的风,

头顶是不同的天和不同的太阳,

周围是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话。

太阳真好

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回去看看吧,带上你们的故事

天气正好,阳光很足

“我与附中”

通过老照片讲述高中时的故事。

文体不限,字数不限;

请将照片和想说的话发至邮箱

hnsdfz2017xyhf@163.com

截止日期11月30日(暂定);

“穿着校服上大学”

要求就不用多说了,你们都懂;

请将照片发至邮箱hnsdfz2017xyhf@163.com。

截止日期11月30日(暂定);

 

“回访树洞”

把你想说的话发送至本微信公众号上,

对老师、同学、甚至是暗恋对象想说的话都可以发哦~

审核通过后我们将以匿名形式推送出来

 

你在哪,等着你和你

最可爱的故事

 

 

供稿 / 李伊湄

图片 / 曾钰城 刘圳

排版 / 曾钰城

 

anyShare分享到:
技能

发布于

2017-02-12

提交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